四四

「全部ニノにあげる!」

【SK】时间哲学(六)

好兴奋啊,悄悄更一点点,没写很多,算是过渡章吧,随便看看就行。

被建军老师传染了,不受控制越写越长。


前文:

【SK】时间哲学(五)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等二宫回了家才意识到,和子交给他的正经事他不仅没办成,还平白给家里带回来一个蹭饭的。

 

面前的咖喱香气融融,他却吃得没什么胃口,偷偷瞄着和子拉着大野智嘘寒问暖。大野智从前是他们家常客,和子都把他当自己亲戚,可如今许久没回来了,倒格外拘谨起来。

“智君妈妈身体怎么样?”

大野智把手里的勺子一放,低着头说,“托您的福,她现在好多了……”

 

和子点点头,又笑,“几年不见智君,真的长成大人了。记得你小时候,比和也还秀气些呢。”

听见这句,二宫才不服气地扭头,正儿八经打量大野智。平台活动那天他头都没抬几下,生病那次天又太黑,都没能好好看清那人的脸。

他记得许久以前,他头一回不知从哪里学到了“小白脸”这个词。彼时大野智长得又白净又秀气,他就将这词用在他身上,追在人家屁股后面天天喊“小白脸”。

后来晓得了这词并不算个什么好词,在他心里大野智也决计不能是个绣花枕头。于是就改成了“有才华的小白脸”,着实是一个稀奇的很长很矛盾的外号。

他不见他这些年,也不知大野智是在哪儿把自己晒成了这样,和从前比起来倒像是两个人种了。难道时间还会给人染色吗?

 

他心里还有点惋惜,沉浸在旧日今日的天差地别里啧啧叹气。一回神和子已经不在餐桌旁,他身边只坐着大野智。

只有两个人的餐桌显得空阔且拥挤。他小心翼翼地,向身旁偷瞄了瞄。那人似乎也在瞧他,一双眼睛幽深如许,嘴角还嵌着笑。

他瞬间尴尬地愣了。在怔愣的当口,刚咽下去的土豆实在地卡进了食道里,很是憋得慌。

 

好在手机响了。他得救似地扭头去看,锁屏上显示基友给他发来了消息。简短的几个字眼,后面跟着长长的一串感叹号。

「出事儿了!!!!!!!!」

他撇撇嘴,想大约没什么大不了的,漫不经心回,「伊甸5跳票了?还是W社破产了?」

谁知基友立刻回复,「你跟Sato又上头条了!」

 

Sato可正在这儿呢!

那个名字在屏幕上浮现的那刻他就条件反射地一惊,手慌张地往手机上盖,明目张胆做贼心虚,倒把大野智吓了一跳。

“怎么了?”大野智问。

他哪敢自爆啊,这种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的事儿,他一个字母都不想让大野智见着。

他摇摇头,手从屏幕上拿开,稍微背过一点身,挡了个严实。基友已经给他发来了一个链接。可链接显示得不全,只有一个标题——「PS大法好」。

他心说这怎么跟他以为的不一样。这是什么?干货?技术贴?

 

「我又不学PS,发我这个干嘛?」

基友回,「这你俩cp名啊!“Satopi”的“p”和“ninosan”的“s”,PS!」

 

他怎么被排到后面了……

二宫目瞪口呆,点进去看,是论坛里的一篇帖子。他猜这大约就是之前基友提到过的,那篇集合了他和大野智小粉红的贴。随便翻了翻,这帖子从他们第一次交集开始都有记录,平台活动偷拍的照片也被整理在这里面。

因为帖子里头有同人,所以楼层高得吓人。他迅速往后看,才明白基友所谓“出事儿了”是什么意思。

 

帖子里挂上了他今天的直播截图,画质并不怎么高清。而且因为是截图,雪粒在图上都是糊的。可他当时转身,摄像头也被带过去,正巧拍到大野智的脸。看清大野智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截图上还有当时弹幕汹涌的感叹号。

后面也有在直播现场的粉丝叙述事情经过。

 

「nino说他在老家哎,Sato也在是意味着被带回去见家长了吗?」

「可能是偶遇啊。反正他俩绝对有故事。」

「偶遇吧???缘分啊!!!」

「……我要写的梗被官方抢了。」

 

感觉永远也说不清了。

二宫关了网页,绝望地给基友发去消息,「可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啊……」

基友回,「你回家这事儿Sato知道吗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「缘分啊!!!!!」基友成了一朵烟花。

 

“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无时无刻不在玩手机。”

手机上并排炸裂似的感叹号逐渐模糊起来。二宫听见和子的声音,恍然抬头,见她端着一盘洗好的苹果往餐桌旁坐下来。

他下意识向身边瞟了一眼,发现大野智居然也在看手机,而且还在屏幕上点来点去,兴许是在打字。打完了,那人把手机收起来,赔笑着拿了一个苹果吃。

他把他的偷窥没收回来,似乎接应到了一些奇怪的灵感。他转过身,又打开了基友给的链接。翻到帖子最后一页,发现多了不少新的留言。

他屏住呼吸,视线停在最新的一层楼上,发送时间是刚刚。

 

「Sato喜欢他,他不知道。」

 

他不知道?谁?

奇怪的灵感顺着神经直直俯冲,冲进心里盘旋了一阵,震荡了些心跳出来。他突然按了锁屏键,有点不敢再看,担心下一刻又刷新出什么不得了的留言来。屏幕在一瞬间暗下,映出自己疑惑得皱起的眉。

和子也招呼他来吃苹果。他点点头,拿了一个咬了一口,苹果清脆的咀嚼声和心跳交缠不休。

 

他闭了闭眼,下了决心,发消息给基友,「下次我在直播里说一下好了。再这么传下去,对Sato也不公平。」

然后把手机装进兜里,再不看了。

 

“咖喱怎么样?”和子问。

大野智笑眯眯答,“老味道,吃不腻的。”

和子显然开心极了,“今天咖喱里那个土豆,是田中太太给我的。就是……和也以前去偷摘过西红柿的那家,还记得吗?”

 

当然记得。提起这个二宫就浑身疼。

那时候被和子发现他偷摘西红柿,追着打得他在田地里上蹿下跳,还被按着头去人家家里道歉。

怪不得今天的土豆这么噎。

 

大野智忙说,“其实那次不怪小和,是我拉着他去的。”

二宫大约到现在还在为那一顿打而计较着,听见大野智这么说,反倒气不顺了。

“现在主动背锅太晚了吧。”他说。

“那我给你赔礼道歉。”

“本人不支持套近乎啊。”

大野智沉默了下,“那,付现可以吗?”

二宫想了想,咬牙切齿,“得了,勉强可以吧。”

大野智笑开,“行,我给你刷礼物去。”

 

“刷什么礼物,还要被领导剥削一半儿的钱。”咬了一口的苹果已经有点微微氧化了,他又咬了一口,盯着露出来的新鲜白嫩的部分皱眉说,“不如陪我打游戏吧。”



TB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语序略混乱,见谅


顺便问一句有没有沉迷大唐荣耀的(

评论(12)
热度(148)

© 四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