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四

「全部ニノにあげる!」

【SK】时间哲学(四)

给我努力的土宝宝。

上篇走:

【SK】时间哲学(三)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大野智买葡萄去了。

二宫缩在被子里揪着被角乖乖地等,等了挺久,等到大野智回来时桌子上的热水都凉了。

那人拎着一大袋子葡萄站在门口,神色颇严肃。大约是路上走得急,身上沾了好些凉气,头发也被风吹得乱了。

 

二宫接过葡萄,问,“站着干嘛,进来啊。”

大野智摇摇头,“工作出了点问题,我要去处理一下。”他抬起手,去捂二宫的额头,“不热了。你吃药了没?”

二宫心虚,没敢接话。他想说你刚在外面走了一圈,手都冰凉,根本捂不出个大概,不如进来暖暖。可看那人着急神色,他又忸怩着说不出口了。

 

大野智晓得二宫一定没吃药,叹口气,嘱咐他,“要听话啊。”

他转过身,都要走了,又扭头回来说,“快好起来。”

 

二宫看他的背影消失在楼道转角,才想起自己忘记和他再说一声谢谢。这袋葡萄沉甸甸的,兴许等这些葡萄都烂掉他也吃不完。其实这不是当季的水果,他家附近的超市又都很小,也没有水果店,不晓得大野智跑了多远才买到这么多。

他想他大概说了很任性的话,可能是气氛使然,平常打死他也不会这样说。

这次再见到大野智,那些过往如同山谷风吹荡过来。记忆里珍贵而愉悦的时刻,被发酵成了类似感怀的情绪,让他不由自主想要和他亲近一些,同从前一样。

 

他站在昏黄的走廊灯下,揪了一颗葡萄吃。酸酸甜甜,冰冰凉凉。

好像连最后一点头晕脑胀也吞进肚子里了。

 

 

二宫的病过几天就全好了,直播恢复正常。嘲讽贴被论坛管理员删掉了,粉丝们聪明地不在他面前提起这事,权当没发生过。

和大野智也没再联系。听说他最近都没开直播,大约是真的很忙。

 

再得知他的消息还是基友说的。

那天他正吃饭,突然接到基友打来的电话。听筒里基友大呼小叫,“你你你你你知道吗!Sato刚刚帮你血虐了那个主播!”

他毫无防备,不知就里,也跟着莫名其妙结巴起来,“怎,怎么回事儿?”

“就敌台套路你那个!Sato开直播了,反套路了那个人一波,结果完胜!”

他目瞪口呆,“他怎么……”还想再问些详细的,没想基友匆匆忙忙要挂电话,“不说了不说了,我要去追论坛更新了!”

 

更新?“什么更新?”他敏锐地捕捉到这词,突然警觉起来。

“啊?”基友才发觉说漏嘴,“没啥……”

这里一定有情况。

“你……”他顿了顿,“说不说。”

 

基友最怵他这语气,心里计较了一下,还是投降了。

“就,论坛里有一篇记录你和Sato小粉红的贴,里头还有几篇同人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要看吗?要看我发你链接……”

“……你给我滚。”

 

 

挂了电话之后的二宫心跳异常。

其实他本来也不太在意这事,只是想如果有机会再碰见那敌台主播,就好好打一次。可现在听说大野智帮他出气,他心里头那些碎屑一样的不甘,埋在不甘里的报仇心,也都全然被清扫出去了。

他迅速收拾了一下便当盒,打开电脑登上直播。直播间满满的粉丝都在等他来,见他开直播,弹幕瞬间汹涌起来。

「nino你可算来了啊啊啊啊啊!」

「刚刚Sato超帅的!」

 

他先没去理会弹幕,直接打开伊甸4,调成对战模式。清了清嗓子,“有点儿手痒,好想找个人来一局。”

弹幕沸腾得冒泡。

「找Sato啊!」

「Sato还没下直播。」

 

他憋笑,故意拉长了声调,“也不知道隔壁那位主播有没有空啊——”

于是就有粉丝跑去Sato的直播间报告,过一会儿回来反馈说,「Sato说他现在很闲!」

他接着憋笑,装腔作势,“我怕我打不赢他啊——”

粉丝就忙不迭地来回传话。

「Sato说你小瞧他!」

 

二宫得逞了,随即发去战斗邀请,几乎是立刻就被接受了。

屏幕里竞技场上风滚乌云,雷鸣闪电。二宫操纵着角色蹦蹦跳跳,站在他对面,和他穿着一样装备的人,头上挂着暖黄色「Satopi」的id。那是最初二宫给他起的,他一直都用着。

 

二宫此时想起一件事。

那会儿他还小,经历过一段被同年级同学欺凌的日子。

印象里有一次放学,被一群人抓到厕所,推倒在地上,浑身都被浇湿。眼睛上糊了一层水,水光里看见周围歪曲扭动的面孔,那些人大概说着什么嘲笑难听的话,可他都听不太清了。

他半趴在地上,觉得有点绝望的时候,大野智来了。

大野智比他高两届,是他学长。他傻愣愣看他冲进来,也不晓得那人说了什么,身边那些歪曲扭动的人就全都跑走了。

 

他一动没敢动,还保持半趴的姿势仰头看他。看见他铁青着一张脸,一言不发。

身上都是湿的,天气又冷,他可怜兮兮打着哆嗦说,“阿智,我腿疼。”

大野智的表情在一瞬间缓下来。他背对二宫蹲下,手往后一揽,叹气,“上来吧。”

 

一路走在田埂上,背后就是夕阳。他伏在大野智背上,胸前是那人融融体温,渐渐地就不那么冷了。

大野智一路上都没和他说话,他也不敢随便搭话,只好无聊地东张西望。前方的田埂上正落着两人被拉长的影子。他悄悄松开圈住大野智脖子的手,抬起来,在大野智头上偷偷比了两个牛角。

田埂上那人的影子就长出了两个牛角。

牛角竖得高高。

「他生气啦。」

 

他玩得高兴,又竖起两根手指,比了个兔子耳朵。

大野智的影子就长出了兔子耳朵。

耳朵软软耷下来。

「别生气了嘛。」

 

正比得不亦乐乎,冷不丁听见前头大野智问,“你干嘛呢?”

他赶忙把手缩回来,圈回他的脖子,“没干嘛。”

大野智说,“我都看见了。”

他强词夺理,“你生气的时候有点可怕,想让你变得可爱一点。”

 

山谷风吹动金黄麦浪,哗哗作响。一只飞鸟绕过他们身旁,向西边的火烧云飞去,没有一会儿,就溶进茜色天空里了。

“我没有生气。”大野智的声音有些飘渺,仿佛那只飞鸟,盘旋在他耳边,稍候就随风散了。

“小和,没人能护你一辈子,要强大起来。”

 

 

Ninosan最终赢了Satopi。

屏幕里一身盔甲的战士骄傲地挥动手里长剑,举起盾牌,在地上躺尸那位身边兴奋地跑来跑去,把落在地上爆出来的好装备和珍稀药丸子统统搜刮干净。

二宫直舒一口气,放下手柄,捧着脸看弹幕刷「好厉害」。

 

然后手机突然就响了。他拿起手机看,显示来电人「大野智」。

号码是他生病那时就存了的。他把麦关了,接起来,“喂?”

电话那头先传来一声轻笑,“甘拜下风。”

 

他得意死了,也跟着笑,“怎么给我打电话了?”

大野智说,“觉得让弹幕帮我们传话太慢了,不如直接听你的声音。”

 

心口悠悠地冒出些不合时宜的暧昧。二宫低声咳了咳,转移话题,“听说……你去替我出头了?”

“不是。”这话被大野智斩钉截铁地否定,“只是听说那位主播操作不错,去见识见识。都知道伊甸是你教我打的,再怎么样也不能给你丢脸。”

他顿了顿,接着说,“不用比我也知道你比他强,没有人能替你出头。”

 

不合时宜的暧昧似乎又恰到好处。二宫眨眨眼,吸吸鼻子,问,“你工作都忙完了吗?”

“差不多了。”大野智回,“你病都好全了?”

他不知怎么,笑得傻里傻气的,“嘿嘿嘿,没好全还不一定能打得赢你呢。”

 

窗子外头新挂了一轮满月。二宫站起身,推开窗,一股清凉气息弥漫进来,细细闻着像极了家乡那处夹杂了青苗山泉泥土味的山谷风。

“阿智。”他喊他。这是重逢之后第一次这么叫他,有点哑哑的,尾音是气声,扩散出怀旧的余音,“我厉害吗?”

这是一个不明所以的问题,不知指的是不是方才那场激烈的胜负。大野智那端沉默了一下,答他,“恩,特别厉害。”

他突地笑开,像是心满意足。想起那天大野智昏黄灯光下的西装革履,他说,“你也特别厉害。”

 

他说完这句,才意识到自己还挂着直播呢。不小心瞄了一眼弹幕,看见粉丝们群情激奋。

「这两个主播怎么这么会搞事啊」

「你们直播打电话就算了,倒是放出来声音让我们听啊,狗粮吃一半算什么!」

「我想取消一波订阅了。领导?领导呢?」

 

心情舒畅。二宫伸了个懒腰,正准备关窗,听见大野智喊他,“小和。”

听来有些欲言又止。

他抓着手机问,“怎么了?”

“我还是想……”

 

有一刻世间万籁俱寂。窗外断续的生活音,音响里低沉悲壮的游戏bgm,啤酒罐里翻涌的炸裂响声,都在二宫耳朵里沉静下来,只等着大野智说。

“我想为了那件事跟你道歉。”

他像是被人一脚踩了尾巴,立刻绷直身子,打断他,“你别说了。”

“小和……”

“如果你不提这件事,我以为我们还是好朋友。”

 

他迅速挂断了电话。

 

窗子外头的风不断吹涌进来,到底现在入了冬,吹着吹着他就觉得冷了。

他把窗子关上,突然迷茫起来。记忆里愉悦的时刻,会被时间发酵成感怀。可那些不开心的呢?

 

通话记录里,大野智的名字张牙舞爪占据着屏幕顶端。

他想了很久,还是点了「删除联系人」。


 


TB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?

评论(24)
热度(188)

© 四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