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四

「全部ニノにあげる!」

【SK】时间哲学(三)

在旅馆里背着我姐悄悄码字,非常勤奋!

投喂建军主子!

我估摸着前面的剧情你们也忘得差不多了,来来来:

【SK】时间哲学(一)

【SK】时间哲学(二)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二宫没想到自己的照片又上论坛了。

 

粉丝互动活动没过几天,基友就给他发来论坛的一个链接。

他一头雾水,点进去看,一眼就看着加粗加亮的标题,像极了明星出轨偷情被狗仔抓了个正着。

「组图!人气主播nino和Sato的短暂会面!」

 

目瞪口呆往下翻,发现偷拍的照片还不少。有他自己一个人缩在角落里打游戏的,有大野智端着餐盘站在他跟前的,有他一脸呆滞抬头的,还有临走时大野智抓着他胳膊的……

回帖层层叠叠盖了好高的楼。开始大多数都只在惊叹Sato真人居然长得也很好看,浩浩荡荡的女粉随即汹涌而至。

 

直到中间有个人,默默地发了一句,

「不觉得,这两个人有点配?」

整个楼的风向瞬间就变了。

 

「确实配。」

「拽胳膊好甜!」

「两个主播我都喜欢啊啊啊!能在一起就更喜欢了啊啊啊!」

「搞什么直播,打什么游戏,不如恋爱(摊手」

 

二宫一路看下来,本来心里还没什么波澜,结果看到这一些,突然觉得自己过呼吸了。

他挣扎着发消息给基友,「什么情况!」

基友回,「我还想问你呢!」
隔了一会儿,又发来一条,「那天我就觉得奇怪了,一见着Sato,你那浑身的机灵劲儿哪儿去了?」

说时迟那时快,眼看连基友也快成了cp粉。

 

他懒得再和基友聊天,重头去翻那些照片,看着看着,突然有点感慨。

以前还亲近的时候,少有留过的几张合影因为搬家统统都丢了。他都快忘记他和大野智站在一起是个什么光景了。

鼠标滚轮滑啊滑,滑到大野智拽着他胳膊,仰头看他,是一个好看认真的侧脸。滑到他僵立在那儿,耳朵全红,一脸纠结。

 

他想人生要是一个第三人称,可以存档的游戏就好了。当他发现自己的表现居然这么丢人,就可以立刻读档重来。

他从前同别人讨论过这个假设。别人问他如果可以存档,最想存在什么时候,可他当时没有答案。如今又见到大野智,却平白在心里冒出一点念头了。

 

他记得小时候,妈妈骗他说吃了葡萄籽肚子里会长葡萄藤,人就会死掉。

他有次不小心吞了,觉得自己濒临死亡,哭丧着脸去找大野智。大野智说,不怕,我听说吃西瓜籽也会长小西瓜。于是就去地里摘了个西瓜啃了。啃完了还说,你长葡萄,我长西瓜,都不重样呢。

 

然后两个人就躺在田埂上吹山谷风,数成群的飞鸟飞过头顶多少次。可等到南边山头的云飘去了北边,西边山头长出了火烧云,夕阳在火烧云下头溜走,星星爬满整片天空,葡萄藤都没有长出来,西瓜梗也没有长出来。

二宫的妈妈出门喊他回家吃饭了。

他还有点遗憾呢,对着大野智,一摊手,说,不能长小葡萄给你看了。大野智也摊手,笑,我也没有小西瓜呀。

 

他回忆起大野智那天说的,和他是一起等死的关系,大抵说的就是这件事。

如果存档在那时,又读档回去,在葡萄架和西瓜地里就那么死掉,其实也很好。他想。

 

 

论坛事件之后几天,二宫突然感冒了,声音又哑鼻音又重。一众粉丝心疼得不得了,除了刷礼物,更恨不得通过屏幕递药送水加煲汤。

二宫是生病了不吃药派的,拖着一直没好,还有点发烧。可是一想到直播时长和工资,只好晕着脑袋带病上岗。

 

他已经打到了伊甸4。伊甸4有一个联网对战模式,可以和在线玩家1V1。平常他打这个几乎没输过,可这天状态不好,就只打了剧情模式。

然而有个敌台的,也是个单机主播,大约是知道他病了,疯狂地向他发邀请。他嫌烦,就点了同意。谁知身体反应明显下降,居然就输了。

 

那位敌台主播在躺赢了之后,还在自己的直播间里公然嘲讽,后来又去论坛发了嘲讽贴。

二宫的粉丝怒了。嘲讽贴被怼成了高楼,和偷拍贴一起加粗加亮地闪在首页。

还有一些粉丝想起了Sato,可Sato已经很多天没有直播。于是粉丝们跑去他的主页留言,说nino被人欺负了,快去帮他报仇啊。

Sato在第二天终于出现,只开了声音,问了下来龙去脉,笑了一声,说,“知道了。”

 

 

二宫在对战输了以后就关直播睡觉去了,这些事他统统都不晓得,倒在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。

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晚上。肚子空空,又渴,翻冰箱连点吃的都没有。想想自己平常吃的外卖,又觉得没有胃口。

正纠结呢,门铃就响了。

 

他走过去开门。门外走廊灯昏昏黄黄的,照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大野智。

他后退了一步,又把门关上了。

他想,我病的不轻。

 

结果门铃又响了。他在原地愣了愣,去洗了把脸,再去开门。

门外的灯昏昏黄黄,灯下站着西装革履的,提着塑料袋的大野智。

他张了张嘴,哑着嗓子问,“你查我ip了?”

大野智失笑,“你烧糊涂了。”

 

 

二宫把大野智领进门,随便指了个位置让他坐,又给他接了杯自来水。大野智斜眼看他,他摆手,“我家只有这个能喝了。”

大野智摇头,将塑料袋里的东西端给他,“来,喝粥。”

是一个简易餐盒,还是温温的。二宫打开盖子,白粥的气味汹涌而出,他脸上还戴着框架眼镜,热气瞬时笼了整个镜片。他皱着脸把眼镜摘下来,大野智在旁边轻声笑。

他抱怨,“我知道你又要笑我这个。”然后舀了一勺粥送进嘴里,煮得糯糯的白米缓缓化开,顺着食道暖到胃里头去。

 

他问,“哪儿买的粥啊?”

大野智答,“就你家楼下啊。”

他瞪眼,“胡说,我明明喝过他家的,难喝得要命。”

一口气就给喝光了。

 

后来心满意足抹抹嘴,想起来问,“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儿的?”

大野智说,“问你朋友。”

这么轻易就把他卖了的还能有谁。脑子里仿佛浮现出基友傻笑的脸,二宫恶狠狠地,“我要去砸了他的手办。”可念及这碗白粥,和雪中送炭的恩情,他还是朝大野智说了句,“谢谢你啊。”

大野智一愣,“没事,我打你电话打不通,有点担心。”

 

他才想起找手机,果真一串未接来电。他挠了挠头,“睡了一天,没听见。”又调侃起来,“你怎么穿成这样,赶着结婚啊?”

大野智瞄了一眼身上的西装,“哦,这几天一直在出差,刚下飞机。”

刚下飞机衣服都没换就过来了啊。二宫心里一咯噔。

 

大野智倒没觉得有什么,收拾了一下餐盒,指挥他,“你去床上躺着,一会儿我们吃药。”然后就去厨房给他烧水。

二宫今天听话得不像他,乖顺地去床上躺好,捂着被子看大野智在他房里转来转去。远远地听见大野智喊了一句,“你以后别再大冬天穿拖鞋出门了。”

他撇了撇嘴,有点不屑。又听见大野智说,“从前有一次我因为这个生病发烧,还进医院了。”

好像在回应他那天临走之前说的话。

 

他静默一下,嘀咕,“对呀,老执念一个事儿,非得吃点苦头才罢休。”

正说着,大野智端着水正好进来,听见了,问他,“你也有过?”

“有啊。”他答,“比如……比如喜欢一个人?”

大野智身形一顿,水杯磕在桌子上,“谁啊?”

他笑笑,“艾丽呀。”艾丽是伊甸2里那个主角的妹妹。“可她总是死,她不死我就过不了那关。我也不能喜欢一个总死的人啊。”

 

大野智走过来,给他掖了掖被角,“你怎么还想着娶她。”说完,声音又低了些,“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,被人欺负了也不说?”

他愣住,“被谁欺负了?”突然反应过来,“你不出差了吗,怎么连这个都知道。”

大野智说,“你粉丝告诉我的。”

“他们怎么……”他笑起来,“不就输了个游戏吗。我连那人的面都没见过,以后也不会见,何苦较这个真,以后赢回来就好了。”

 

大野智眼神忽明忽暗,闪烁了几个来回,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二宫的床边只亮着一盏床头灯,纸糊的灯罩透出暖黄灯光,落在大野智脸上,向下眼皮投出晕影。他静静坐在床边,嘴角抿成一条线。

二宫瞧着他,觉得他大概很疲惫,毕竟出差了这么多天,还坐了飞机。可他现在在他身边呢。

 

二宫把被子捂在嘴上,呼吸着被罩的洗衣粉味儿,想人生病都是脆弱的,爱恨情仇都是过眼云烟,此时此刻他想做的事只有一件。

他喊他,“大野智。”

大野智抬眼看他。

他说,“我想吃葡萄。”

 

大野智立刻起身,“想吃多少?我现在去买。”

“想吃好多。”他眨眨眼,“好多好多。”

 

你听不听得懂呀。



TB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怎么办啊根本只想写傻白甜

评论(42)
热度(219)

© 四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