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四

「全部ニノにあげる!」

【SK】时间哲学(二)

大家有没有看到「SUMMER KEEPSAKE」的本宣啊?

决定写的时候还是五月份,转眼就小半年过去了。一度以为我的名字不会出现在本子上了,还好有思空鼓励,而且实在对大宫爱不释手。

想起思空当初和我说要让我参加合志,那整一晚上,我都在飞翔的状态里,就没落过地。我想,不是吧,让我参加,那可是思空的本子啊啊啊啊啊,参加的都是超棒的老师啊啊啊啊啊……一下子做牛做马的心都有了。

现在本子已经顺利本宣啦!谢谢思空,谢谢所有参与的老师,都太厉害了。周边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可爱啊!

爱能创造奇迹,希望大家喜欢。

日更一篇,太开心啦。

前面走这里:【SK】时间哲学(一)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Nino亲自教Sato打伊甸?

弹幕一片慌乱,纷纷开始猜测这两个主播之间的关系。还有一小部分女粉的心里已经种下了暧昧的种子。

 

这人居然就轻易承认了!

二宫也慌。他几近慌不择路,惊到手抖,打字都不利索。

「这位主播,请不要随意倒贴好吗!」

 

发完这条弹幕,他立刻就被眼疾手快的房管禁言了。

 

 

二宫永远记得家乡小镇子上,山谷风是怎么吹的。

 

他现在身在城市的小小公寓里,却觉得自己像是仍躺在山间纵横交错的田埂上。旁边是绿油油的青苗,会被时间从青葱色染成金黄色。头顶是湛蓝的天,偶尔有云,偶尔没有。有云时,田地会被云影分成若干块,宛如一幅油画拼图。

 

他常踱着步子走上田埂。田埂那样窄,可那时身旁有一个人,偏压着步调要与他平齐。

他摘了一根野草编成指环扔着玩,侧头和那人说,“我教你打游戏吧,可受女孩子欢迎了。”

 

可现在,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人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

他咬牙,退了直播间,拨通领导的电话,“活动我能不去了吗?”

“哎呀,周边总共就没几件,好多人抢着要……”好不容易才把二宫诱拐去,领导可不干。

“……”

“W社还说,这周边他们还在商讨要不要发售,很有可能不卖的……”

“能找人代领吗……”

“只支持面交呀。”

 

他欲哭无泪,“那你能跟Sato说,让他别去了吗……”

领导听了,心里头千回百转,突然悟了。

“果然这里面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……”

“没有!”

 

他愤恨地挂了电话。

 

 

活动如期而至。

越过秋凉入了冬,迎头一阵风就吹得人瑟瑟发抖。二宫出门前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,还是裹件旧羽绒服,穿着运动裤,脚上一双拖鞋,往会场去了。

等在会场门口的主播基友见到他,先瞧见那拖鞋,不动声色把身上的大棉衣又捂了捂。

 

会场里漂亮妹子多,漂亮coser也多。二宫低着头走,一路全然无视,拉着兴冲冲要拍照的基友躲进快餐区,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定。

角落的位置自然好,偶尔才有坐得近的粉丝发现他们,说要签名合影,二宫都答应了。好不容易等没人,他从包里又翻出一顶鸭舌帽戴在头上。眼睛不时从帽檐底下探出来,小心翼翼往四周瞄一眼,过一会儿,又瞄一眼。

 

基友终于警觉起来,“你这躲谁呢?”

躲粉丝也不至于跟做贼似的啊。

“没谁。”他说。

基友了然一笑,“嘿嘿,我知道,躲领导呢吧。”

他没回答,基友也没接着问,掏出一个掌机说,“我卡关了,你来帮我打?”

 

快到饭点,快餐区的人逐渐多了起来。基友看着二宫麻利操作,看得也饿了,“你在这儿等着,我买点儿东西过来吃。”

二宫应了一声,没抬头。屏幕里的小人翻山越岭,过关斩将,像是能勇往直前,战无不胜。

他打得专注认真,没留神脖子都有点酸了。想稍抬起头离屏幕远一点,活动下身子,耳边却传来忽然一句,“你怎么还大冬天穿拖鞋出来?”

他僵直在原地。声音从耳廓漏进来,冲进身体里横冲直撞。他猛地打了个寒颤,连带着屏幕里的小人也滚到了boss的魔掌下,啪,就给拍死了。

 

基友端着吃的回来正好撞见这幕。一个男的端着餐盘,在离二宫三步远的地方站着。心里正琢磨呢,又听见那男的问,“不冷吗?”

二宫就又抖了一抖。

基友才慌了,把吃的放桌上,抢过掌机,“怎么回事儿?我这机子漏电啊?”

 

二宫觉得眼前一片模糊,对不上焦,周围的事物仿佛都变成了屏幕里的像素色块。他僵硬地抬头,因为脖子酸,动作像一个调试不过关的机器人。他眼前是迷蒙人影,可这个人的轮廓、五官、神情姿态,他闭着眼也能分毫不离一笔一划勾勒清楚。

他紧皱着一双眼,伸出手往脸前一挡,“你别这样。我们现在是主播们面基,还都不认识,连名字都不报就来套近乎算怎么回事儿?”

 

他听见那人疑惑地笑了一声,说,“好吧。”

“小和,我是大野智。”

 

这人怎么回事,哪有面基报真名的啊。

他心里嘀咕着。

可事实证明,他方才还强行嚣张又高涨的气焰,着实是立刻就被这个真名浇熄得只剩一缕没有底气苟延残喘的青烟。

 

基友看见大野智胸前的牌子,惊呼,“原来你是Sato啊!”

大野智点头,问,“我能坐这儿吗?”

基友心大,不会读二宫周围的空气,还指着二宫对面的位子说,“快坐快坐。”

 

 

快餐区人潮汹涌,角落里正在进行一波商业互吹。

“Sato我看过你打伊甸啊!特别强!”

“我也看过你拿狙,很准。”

 

二宫没搭话,默默啃汉堡咬吸管。他专心默读餐盘里的广告纸,上面记录着一只鸡从养鸡场走到油锅的心路历程。偶尔旁边两人的对话,会有一字半句不小心掺和进来,这段心路历程就变得不太通顺了。

直到他好不容易听清一句,“Sato你这周也上了主播榜啊!我身边坐了两个土豪!”

 

他才没忍住,踌躇了一下,吸口可乐润润嗓子,发问。

“你怎么会来做主播啊?我听人说你投资了几个画室,生意做得挺好的,不愁吃也……”

他边说着边悄悄抬眼,却正巧对上大野智一眨不眨望他,眼角带笑,眼睛亮极。

他突然就呛着自己了,“咳咳咳咳……不愁……咳咳咳不愁……不愁喝啊咳咳咳咳……”

 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事?”

大野智抿了一嘴笑,修长手指抽了一张纸巾,越过桌面递向他。

“我是为了找人。”

二宫飞快拿过纸巾擦嘴。

“找谁啊?”基友乐了,“妹子啊?”

 

二宫纸还捂在嘴上,听了惊得瞪大眼,“咳……你要艹粉啊?”他一声比一声高,“这过分了啊?”

大野智一愣,失笑摇头。

“还没找到,先不能说。”

 

还成机密了。

二宫听了心里一阵恍惚,咬着嘴还想问点什么,基友的电话偏偏在这时候响了。

基友看了一眼来电,扭过身恭恭敬敬地接了电话。没一会儿,他挂了电话哭丧着脸,“nino,领导说找不着我们人,周边已经在火坑边儿上了。”

 

二宫仿佛立刻吃了回血药丸子,三两下啃完汉堡,拉起基友,“赶紧走!”

他急匆匆路过大野智,在擦身而过的瞬间胳膊被一把拽住。他扭头,见大野智柔软的眼角看起来在笑,眼里却认真之极。

“你先别走,给我留个联系方式。”

这人真是莫名其妙。他高涨的气焰又冒出来了。

“我们什么关系啊,为什么要给你留联系方式?”

 

“什么关系?”大野智看似不解地歪头,眼里笑意也柔软地生长出来。

“不是一起等死的关系吗?”

 

心口像哗啦啦下了一场暴雨,湿哒哒的。嘴里像不小心吃了一颗酸葡萄,牙根儿都痒。他的嚣张气焰,从来坚持不了三秒就落荒而逃。二宫把头扭回去,不再看他,却说,“手机拿来。”

大野智把手机递过去。

他迅速输了手机号,还回去的时候低声说,“你以前,也大冬天穿拖鞋的。”

 

后来走得远了,基友才敢问,“你们原来认识啊?”

他点头,“嗯,我发小。”

 

 

晚上回去二宫开了直播。

因为今天的活动内容包括回答粉丝提问,可二宫又大半程找不着人,所以领导吩咐,有些粉丝等得很辛苦呢,今天晚上直播里接着回答吧。

弹幕一时间炸了锅,提的问题花样百出,可大多都逃不过诸如“有没有男女朋友”这类。二宫翘着腿等了好半天,才终于看见一条正常的。

「nino为什么会来做主播啊?」

他思量了许久,觉得好不容易来了个正常问题,就不能随随便便用“因为穷”或者“因为喜欢游戏”这种回答敷衍。

他清了清嗓子,有点郑重地说,“因为以前有人说,喜欢看我打游戏。”

 

他的话音刚落,弹幕就开始疯狂表白。

「是我」

「我也喜欢看你打游戏啊啊啊啊啊」

 

此时,从刷屏的弹幕中钻出来一条特效弹幕。

「欢迎主播Sato进入直播间」

 

弹幕就更乱了。

在场面一发不可收拾之前,二宫秒关了直播。

 

 

窗子外头打弯的月亮像填饱了肚子似地鼓起来。让二宫想起家乡那些,总绕在月亮周围飞来飞去的飞鸟。

那时候田埂旁的青苗绿得水光油滑,月色里柔柔地摇,像是随波起伏的海藻。他摘了一根野草编成指环扔着玩,和身边的人说,我教你打游戏吧,可受女孩子欢迎了。

那人回他,“因为是你才受欢迎啊。我就喜欢看你打游戏。”

 

二宫想,是不是记忆也有重制版啊。那些画面不晓得为什么,更清晰,更明亮了。



TBC

评论(10)
热度(195)

© 四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