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四

「全部ニノにあげる!」

【SK】时间哲学(一)

我说我不写,最后还是写了,不麻烦你们,我自己打脸,啪啪啪,特别疼。

主播梗,乱七八糟梗一堆,慎入,真心的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「nino怎么不玩伊甸之东2啊?」

 

看到这条弹幕的时候,二宫刚清了一个小boss。才摆了嘚瑟的胜利姿势,没想手一抖,直接从面前的悬崖冲了下去,一气呵成。

 

弹幕瞬间炸开了锅。

「信仰之跃?」

「wwwwwww」

「这庆祝方式好特别wow」

 

从复活点重生,二宫抓着手柄一通乱按。屏幕上那个角色穿着厚实铠甲,在狭窄的复活点里,挥动一把长剑四处蹦蹦跳跳。

“你们想看伊甸之东吗?”他问。

弹幕迅速乖巧地「想看想看w」

「你打什么都想看!」

 

伊甸之东是系列游戏,已经出了4部。恰逢今年是制作公司W社20周年庆,最近推出了伊甸之东2的重制版,一个月后又要推出第5部。

二宫是这游戏铁粉,通关了不知多少遍,做主播打的第一个游戏就是它。

想想也挺久没玩。他说,“那明天玩这个。”然后伸了个懒腰,跟大家道声晚安,就准备下直播。

关掉直播的前一秒,在纷乱的弹幕里,他又看到一条。

「nino,隔壁有个主播也在玩伊甸,走位什么的跟你特别像」

 

他一滞,可也没太在意。

 

 

洗了个澡回来,二宫开了罐啤酒,坐在电脑跟前又浏览了一遍重制版的消息。啤酒气泡在铁罐子里悄悄地噼里啪啦响,月亮在窗子外头勾了个弯。他滑着鼠标滚轮,看见贴在网页里熟悉的游戏界面,偏偏又想起那条弹幕了。

麻利地登上直播平台搜索了下。平台里单机主播不多,找一个直播间不是多难的事情。他很快地,就看到了一个直播间,标题里带着「伊甸之东」的字样。

 

他没点开,瞄了一眼主播的id。

「Sato」

平白浑身一激灵。

 

鼠标在那个主播的id和直播间标题上转来转去,磨了好多圈。他猛然回忆起,平台里主播进了别家直播间,弹幕似乎会打出「欢迎主播xxx进入直播间」这种话。

……场面大约有点尴尬,还是算了。

 

飞快把电脑关上,躺在床上闭眼试图睡觉。可那条弹幕总在他眼前无限循环,从右往左飘,飘完了又飘一遍。

nino,隔壁有个主播也在玩伊甸,走位什么的跟你特别像。

后来做梦好像也梦见了。

 

 

二宫如今是全职主播,id「ninosan」,在单机圈里小有名气。让他成名的,就是伊甸之东这款游戏。他玩得熟,操作又犀利,最初吸引了一大批技术粉。

后来有次,W社举办了一个线下活动,邀请他去。他没多想,套着个旧T恤,大裤衩,踢拉着拖鞋就去了。谁知被人拍了照片传去了论坛。

那时大家才晓得,那个从没露过脸,没开过摄像头的ninosan,虽然穿得土,可长得好看啊。长得好看吧,还又会打游戏。于是又多了一大批疯狂的女粉。

二宫讶异于当今小姑娘的审美,从此再没参加过任何线下活动。

 

然而前几天直播平台的领导给他打电话,说要办个小型活动,邀请主播们跟粉丝互动。

他想也没想就给拒绝了。可领导贼兮兮的,“来了有好处。”

“什么好处?”

“我们搞来了几个W社的限量周边……”

他一咬牙,去就去吧。

去了躲着不就行了。

 

领导乐呵呵地让人把ninosan要参加活动的消息挂在了首页。结果第二天又给二宫打了电话,“原来你跟Sato认识啊?”

二宫都没听过,“谁?”

“Sato,咱家主播啊。”

“不认识……”

“哦,那你估计是不晓得了,他签约确实没多久。最近他人气涨得挺快,我就也跟他说了活动的事儿。本来他说不去的,谁知道昨天突然问我是不是nino要去。我说是啊,他就说‘那我也去’。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……”

“没有!”

 

他愤怒地挂了电话。

 

 

伊甸2二宫打得很快。游戏场景依旧,特效倒与时俱进了许多。剧情进行到主角的妹妹牺牲,眼睁睁看美貌的妹妹葬身火海,二宫念叨了一句,“又看一遍太残忍了,以前还想娶她回家呢。”

女粉们随即在弹幕里表白着「娶我吧娶我吧」,还有一些男粉浑水摸鱼说「我娶你」。二宫撑着头看,眼尖地在汹涌弹幕里发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。

「Sato刚刚也说了同样的话哎。」

 

这条弹幕直直飘过了大脑,像是侦探得了线索之后的灵光一闪。二宫迅速借口有事下了直播。然后申了小号,再登上平台,找到Sato的直播间,点开。

 

游戏画面的确是伊甸2,进度要比他的快一些些。直播间人数不少,可这位主播大约是不喜欢说话的类型,迟迟也没开口。

他认真看了一会儿,觉得操作确实眼熟。

可眼熟并不能说明问题。很快,主播操纵着主角来到重要的任务场景——一个神殿,在神殿门口转了一圈,他停下来,等了片刻,对着门口的一座雕像,做了一个打招呼的表情。

 

二宫愣了。

此时一条弹幕掠过,「刚来,好巧,nino也在打这个。」

从游戏背景音里才传出一声闷咳,紧接着是一句,“恩,我知道。”

 

这句话从音响里流淌出来,带起一梭穿堂风,直钻进二宫脑袋,尾音挤在耳朵边上轰隆隆响。他从来都觉得他声音像流水,柔软有时,锐利有时。柔软得能在人心口攒出一池温泉,锐利得透过话筒也穿得透的磁。

主播好不容易说次话,弹幕都在夸赞他声音好听。

二宫想,其实他也这么觉得。他这么觉得已经挺久了。

 

为什么操作眼熟,因为是他教的。怎么走位,什么时候出招,这个地图哪里走近路,哪里有隐藏,都是他教的。

当初手把手,一点一点教的。

跟雕像打招呼不是他教的,可只有他这么干。这是他的小习惯,也算是恶趣味。这个人会知道,也不奇怪。

 

他突然心里有点委屈,恶狠狠在弹幕框里打字。

「主播是nino粉吗,操作略眼熟啊。」

 

发出去之后没有多久,音响里又流淌出那人好听的声音。

“因为他亲自教的啊。”

 

弹幕炸了。

二宫也炸了。


 

 

TB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还是喜欢傻白甜啊啊啊啊啊,胡写乱写的感觉太好了。

评论(27)
热度(285)

© 四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