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四

「全部ニノにあげる!」

【SK】Overtime

《时间哲学》番外。

不知道拿到本子的仙女们还满不满意呀?

决定把本子里的番外放出来,是独立的一篇(rou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八月盛夏。

蝉鸣唤醒晨光,夏风敲开树影。日复一日艳阳高照,一如既往高温预警。

可巧二宫家的空调坏了。大野智晓得这事儿之后,几乎每天都要给二宫发消息。内容花样百出,主旨不过一个。

——「小和,你什么时候来我家?」

 

二宫摇着扇子,盯着聊天软件上的这行字,头都要大了。

大野智很久之前就跟他提了同居这事儿。他从冬天捱过春天,从春天挺到夏天,漫漫几个月过去了,他硬气地愣是没答应。

其实大野智的家很宽敞,还有一个挺大的显示屏给他打游戏。最近那人爱上做饭了,吃穿用度样样不用操心。

可他一个人住惯了,谈谈恋爱还成,真要再将他的生活和大野智的搅合在一起,他还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。

 

他把手机放下,要无视这条消息。可那人像是猜透了他的心思,手机在扣上桌面的一瞬间,“叮咚”地响起来。

二宫不得已地又拿起手机。果然是大野智,发了好长一串过来。

 

「小和,我发现了一件很奇妙的事。我家窗外有些树,树上有蝉。每次我一想你,窗外的蝉就开始胡乱地叫。可今天很奇怪,在叫的只有一只。」

紧接着是一条语音。

他点开听。语音的音质不清晰,但还是隐约能入耳,电流声夹杂着连绵的单薄的蝉鸣。

似乎还真的就一只?

语音播放完毕,又是“叮咚”一声,手机屏上又跳出一句话。

「你看,我想你想得好孤独啊。」

 

大热天的,二宫平白打了一个寒颤。再这么发下去,空调也不用修了。这人心里估计住了个意大利人,时不时就要顶替冒充,尬一句情话出来。

别是捉了只蝉养在家里吧。

 

他算是怕了他,赶紧回复。

「我等会儿过去。」

 

 

到了大野智家,二宫借了他的电脑开直播,还带来了自己的手提看弹幕。今天他玩的是很经典的一部在线多人格斗游戏,操作比较复杂,需要非常聚精会神。

他弯着身子,窝在沙发前的地毯上,一动不动,偶尔手臂才会跟着手柄的动作起伏。

大野智正在厨房做饭,有时候转身不经意看到他,觉得他像极了一只小动物,心都咕噜成一锅粥,温温黏黏的。虽然二宫身上挺瘦,背影却是圆滚滚。忍不住,忍不住想去顺毛。

他在心里啧啧感叹,这岁月静好啊,真好。可小和怎么就是不同意呢。

 

一会儿饭就做好了,做的是大野智最近拿手的肉末咖喱。他把咖喱端过去,二宫两只手都在按手柄,没法吃,他就舀起一勺喂给他。

二宫顺嘴接了,结果被烫得嗷地叫出声。

手上条件反射地胡乱按着,没想到按出来一个回旋踢,直接将对方踢趴下了。

 

观众们都吓了一跳。

二宫呲牙咧嘴地把饭咽下去,给观众解释说,“吃饭烫着了,没事儿。”

观众们心里疑窦丛生。这么密集复杂的操作,是怎么吃的饭?

疑问过后又是盲目崇拜。分心吃着饭都能赢,不愧是nino啊。

 

二宫趁回合间隙,赶紧又自力更生呲牙咧嘴地扒拉了两口饭。

真是挺好吃的。为了感念大野智的辛苦,他朝他比了个大拇指,意思是你真棒。然后转身就新开启了一个回合,头也不回了。

 

这就完啦?大野智心里空落落的。好不容易把人烦来,又做饭讨好,这就完啦?

他默默地把自己的那份吃了,吃完自动自发地洗碗,洗完碗又洗葡萄。洗了好大一盆,又自动自发地端到二宫跟前。

现在葡萄正当季,小小一个就甜得发腻。

吃葡萄也不担心烫嘴。大野智放心地一个一个喂给二宫,没一会儿一盆就见了底。吃饭没吃多少,吃葡萄倒是生生给喂饱了。

 

这下彻底没事做了。大野智也窝在地毯上,看二宫手提电脑上直播间的弹幕。

喜欢他的小和的人可真多啊。每次二宫一赢,弹幕里就是汹涌表白,从右往左连环飘,对大野智发出了持续攻击。

大野智极不服气。现在的小姑娘怎么说话都不害臊啊,你们跟他隔着好长的网络,我可是看的VIP。

比起小姑娘,更让他焦心的是男粉。论坛里有一个隐秘的ninosan的男粉楼,他暗搓搓地去看过,里面的内容真是不堪入目,令人发指。

 

赢了就有表白,那就不让他赢呗。

大野智的手偷偷摸摸伸向二宫的腰,从衣服下面摸进去,在滑腻的肌肤上来回磨蹭。

二宫回头极快地瞪了他一眼。他用手罩住二宫的麦,在他耳边小声说,“你打你的,我就摸摸。”

 

说是摸摸,可怎么就摸到乳首那儿去了。他找准位置,在二宫的乳首上轻轻一掐。

二宫没反应。他们小时候总是这样互相掐,早就免疫了。

大野智很懊恼,手慢慢向下移,对着二宫的下身,又是一抓。

 

啪嗒,二宫的手柄掉在地毯上。

游戏中二宫的角色顿时僵住,被人一个上勾拳,直接打倒在地。

输了输了。大野智一边躲着二宫无声的拳打脚踢,一边勾头去看弹幕。

 

结果弹幕全是,

「好可惜啊,但是nino好棒↖(^ω^)↗」

「倒在地上的样子也好帅!」

这不睁眼说瞎话吗!大野智惊呆了。这游戏里的角色设计全是虎背熊腰五大三粗的壮汉,有什么可帅的!

 

二宫对着麦说了一句,“我去上个厕所。”然后把麦拔了,猛戳大野智的肩,“你捣什么乱呢,再这样我回家了啊。”

大野智觉得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。

他坐直身子,皱起脸,两条眉毛软软地耷拉着,定定地和二宫对峙。

“他们是你男朋友,我是你男朋友啊?”

 

瞧这话说的,还是做过主播的人呢。

二宫义正言辞地纠正他,“他们是我衣食父母。”

好吧好吧,就以事业为重。大野智沮丧地转过身,背对他,头靠在沙发边,叹气。

 

他这叹气叹了好长的一口,听来幽怨婉转,余气绕梁。

二宫其实很见不得他这样。在一起都大半年了,能见面的时候,还是挺想……跟他腻在一块儿的。

他把麦打开,说了一句,“今天就这样吧,大家晚安。”

然后就把直播关了。

观众很疑惑。晚安?这夕阳还挂在外头,天都没黑,晚什么安?

 

他伸了个懒腰,直接往旁边一倒,倒在大野智背上,手顺势圈住那人的腰。

单薄的t恤传递融融体温。他的脸在他背上蹭了蹭,“对不起嘛。”

大野智毫无反应。

二宫奇了,今天这气性还挺大。他撑起身子,要去扒他的脸瞧一瞧。

 

结果,“你居然在偷笑!”

大野智的脸一半埋在沙发里,露出来的一只眼睛,眼角都像要飞。嘴边笑意满满,勾起来和眼尾一样的弧度。

二宫把大野智身子扳过来,两只腿跨在他腰间,居高临下。

“演技很好嘛!”

从叹气开始就在算计他了。


没错就是算计你



EN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大家。

评论(6)
热度(186)

© 四四 | Powered by LOFTER